???¨????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首個IPO項目Uber以824億美元上市,軟銀愿景基金再募1000億美元

2019-05-11 09:47
車智
關注

全球的目光聚焦到Uber身上,這個超級獨角獸將會以824億美元的市值,于美國當地時間5月10日,在紐交所正式上市。

每股45美元的發行價,僅僅比最低定價44美元高1美元,824億美元的市值,比此前Uber向投資人介紹的1000億美元估值要低,更低于投行此前1200億美元估值。

作為Uber競爭對手的Lyft在上個月成功進行了IPO,但股價已經比發行價下滑了超過20%,這讓Uber的IPO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另外就是大環境的影響,可能會讓正處在歷史高位的美股下跌,這一切都讓Uber的上市前景無法樂觀。

對于Uber最大的股東軟銀愿景基金而言,這是其1000億美元規模基金的首個IPO項目,賬面回報可觀,借著Uber IPO的東風,愿景基金已經表示即將發行第二支1000億美元規模的基金。

不管是以高達824億美元市值上市的Uber,還是即將發行第二支1000億美元規模基金的軟銀愿景基金,都將會對這個市場造成巨大的影響。Uber的影響在于共享經濟領域,尤其是共享出行領域,以及二級市場;軟銀愿景基金再募集1000億美元,將會如何影響全球科技格局呢?

Uber會是滔天洪水嗎?

在IPO前夕,為了推銷這個可能是今年美國最大、并且有望躋身全球十大IPO的項目,Uber的高管們和顧問們,在過去的數周時間內,在紐約、倫敦、洛杉磯等城市向潛在的投資人推銷。

最終的結果是Uber不斷的下調估值,最終的定價也是處在定價區間的底部,這意味著投資人對這個公司的態度是擔憂的,雖然Uber在路演中,向投資人介紹了其在交通和物流方面的計劃,包括網約車業務、外賣業務、共享電動滑板車業務、自動駕駛業務和公共交通業務等,希望成為“一站式”出行服務公司。

但Uber的估值還是一再下調,最終確定為824億美元,這僅僅比Uber在一級市場最后融資估值的760美元高一點點。這反應了Uber并沒有受到投資人的熱烈追捧,投資人在擔心什么呢?

對于投資人而已,潛在的擔心是多方面的。首先就是大環境的影響,包括正在處在歷史高位的美股,以及5月10日爆發的眾所周知的原因,一旦市場掉頭向下的話,要想穿越牛熊實在的太困難了,除非是有著強勁的市場表現。

但Uber的財報并沒有給予投資人這樣的信心,根據財報:Uber在2016-2018年的總營收分別為38.45億美元、79.32億美元和112.7億美元,年復合增速71.2%,但拆分之后:2016年到2017年,營收增長了超過100%,而從2017年到2018年,營收的增幅則已經降低到了42%,增速下降幅度驚人。

在凈利潤方面,根據財報,從2016年到2018年,Uber的凈利潤分別是-3.7億美元、-40.33億美元和9.97億美元,但是盈利的2018年主要是依靠出售手里的股權這樣的一次性投資收益,并不具備可持續性。

在IPO前,成立十年之久的Uber在一級市場募集了將近150億美元的資金,其中大部分是軟銀愿景基金支持的,可能涉及大約100億美元。通過這次IPO,Uber可以獲得大概81億美元的資金,累計獲得超過230億美元的資金,這可能也是前無古人的科技公司融資記錄。

可以想象,Uber的股價在上市之后,一定會吸引大量的眼球。股價上漲則欣欣向榮,股價下跌則可能墜入深淵。對于Uber而言,上市之后的日子就要為財報而生活了,這意味著乘客端和司機端都會受到影響,司機端已經就Uber和Lyft上市,進行了罷工要求提供待遇了,這與公司盈利是相違背的。

對于乘客端而言,可能不得不付出更高昂的乘客費用,這可能會進一度帶動Uber的營業額下滑,這是Uber需要應對的零和博弈。對于此前需要大量燒錢,并且可能仍需要大量燒錢的自動駕駛部門UberATG,在上市前就進行了剝離,并且從軟銀愿景基金、豐田和電裝獲得10億美元融資。

再次提醒一下,Lyft自上市以來,股價比發行價下跌了超過20%,比最高價下跌了超過40%,對于Uber而言,是會走與Lyft同樣的道路,還是能走出獨立行情,我們拭目以待。

但不管Uber走勢如何,作為其大股東的軟銀愿景基金,已經在計劃發行第二支1000億美元規模的基金。

再募1000億美元為了自動駕駛?

軟銀集團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孫正義在5月9日表示,計劃很快宣布第二支愿景基金,規模和第一支基金相當,也就是1000億美元的規模,并表示全球許多投資人都有興趣參與,但最重要的資金來源,可能還是中東的石油美元。

第一支近1000億美元規模的軟銀愿景基金,已經向大約80家科技公司投入了大約800億美元,其中有220億美元投往了中國市場的初創公司,最大的投資對象應該是滴滴出行、當年Uber在中國的最大競爭對手,而最新的公開投資對象是車好多集團,一家從事二手車交易起家的公司,創始人是楊浩涌。

出行領域是第一支軟銀愿景基金和軟銀集團的重點投資領域,孫正義幾乎買下了全球的出行賽道,詳情請點擊《沙特欲再給450億美元,軟銀孫正義買下出行賽道后再買無人駕駛賽道?》,并持有美國的Uber、中國的滴滴、印度的Ola、東南亞的Grab、巴西的99Taxis、歐洲的Taxify、中東的Careem等出行公司股權。

自動駕駛領域是第一支軟銀愿景基金嘗試投入的領域,因為自動駕駛與出行將會產生強烈的化學反應,包括送人和送物的出行,在自動駕駛技術介入后,將會有著誘人的商業空間,但自動駕駛領域是極度燒錢的領域。

目前,第一支軟銀愿景基金在自動駕駛領域領域投資的標的不多,集中在美國市場,包括通用Cruise、Uber ATG和Nuro,前兩者的商業化路線是RoboTaxi和量產車,后者的商業化方向是無人物流車,累計投入的資金大約是接近40億美元。

但是,自動駕駛產業鏈是很長的,除了上述公司(偏軟件算法層面),還會涉及芯片、傳感器、車輛制造、應用場景等領域,這里面需要大量的資金,甚至包括此前一直重注的出行領域,都是自動駕駛產業鏈的構成之一。

第二支1000億規模的愿景基金,方向可能是繼續在自動駕駛領域進行投資,很有可能會投向中國的自動駕駛初創公司,此前,軟銀中國和軟銀愿景基金在中國市場進行了大量的考察,軟銀中國還出手投資了一家志在無人清掃車市場的初創公司酷哇。

但軟銀愿景基金在中國市場還沒有出手,雖然一直有一些傳聞,但最終還是沒有官方宣布的消息,按照軟銀愿景的投資風格,可能一出手就是10億美元級別的資金,這可能會引發中國自動駕駛領域的大地震。因為截止目前為止,所有自動駕駛初創公司累計融資金額也不過是10億美元左右的資金。

不管怎么樣,一旦軟銀再次募集1000億美元的第二支愿景基金,必然會在創投市場掀起一番腥風血雨,所到之處必然會引起行業的震動。被其選擇的公司,將會與充足的彈藥開戰,其他從業者和投資人將會面臨巨大壓力。

但是,軟銀愿景基金的打發也不是沒有隱患,首先就是首個IPO項目Uber是否能順利將賬面盈利變成實際利潤,其次就是其投資方式很難有基金可以接盤只能向二級市場走,最后就是開始出現了反對者聯盟,尤其是在自動駕駛領域,Waymo正在聚集力量。

軟銀愿景基金的投資邏輯有時候,也會讓人看不懂,有中國的投資人曾表示,其投資的一個項目被其投資了,但是明明是覺得這個項目沒有投資的必要了,還是不斷的進行加碼。這些,都是隱患,可能也可以解釋為——有錢,任性,也虧得起!

預定今年最大規模IPO的Uber上市了,其股價走勢將會有著深遠的影響,是近年來硅谷科技公司泡沫的開始,還是軟銀愿景基金輝煌的起點呢?我們拭目以待吧。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 44030502002758??

pc28am参考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