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投訴
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給你講個笑話:賈躍亭至今仍對“生態化反”念念不忘

2019-06-11 08:49
龔進輝
關注

給你講個笑話:賈躍亭至今仍對“生態化反”念念不忘

作者:龔進輝

前不久,華夏時報記者造訪了位于洛杉磯的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來,簡稱FF)辦公區,發現樂視網創始人、FF CEO賈躍亭工位后方面板上是FF企業精神及愿景圖示,關鍵詞包括“激情”、“顛覆”、“極致用戶體驗”、“生態化反”、“共享智能出行生態系統”等。

生態化反亮了,生態化反也涼了。眾所周知,自2016年11月賈躍亭在內部信中承認樂視陷入嚴峻的資金鏈危機,整個樂視生態便開始加速走下坡路,手機、體育、金融、汽車等子生態全面崩盤,隨之而來的是債務、高管離職、裁員欠薪,而宣稱要“盡責到底”的賈躍亭卻遠走美國。

樂視生態帝國在短短一兩年內迅速土崩瓦解,就連“生態化反”概念提出者、賈躍亭尤為倚重的“軍師”阿木也揮別樂視轉投聯想,令人唏噓不已。殘酷的現實已證明生態化反是個行不通的偽命題,原本以為賈躍亭會深刻反思樂視生態敗局根源正是他深信不疑的生態化反,萬萬沒想到,他至今仍對生態化反念念不忘,連FF91量產車的影子都看不到,就強行畫起了“共享智能出行生態”的大餅。

縱觀整個互聯網圈,對樂視生態批評最狠的大佬當屬360掌門人周鴻祎。

去年1月,周鴻祎在評價樂視敗局時表示,絕大多數企業不是死于饑餓,而是死于欲望。在他看來,無論創業者有多偉大的夢想、多高遠的志向,都不能把自己頭發拽離地球,即一些商業基本規律不能違背,無論使用再新的技術,冠上再高大上的名詞,比如“生態”,都應遵循商業邏輯,商業必須要聚焦。

“喬布斯這么牛的人也做了一件事,就做iPhone,至少蘋果現在還沒做汽車。我承認你們老板很牛,但他再牛,拳打亞馬遜,再打一下蘋果,還在打一下馬斯拉,我還沒說完,別人是5個茶杯12個蓋子,你們老板是12個茶杯2個蓋子。”周鴻祎說道。

5個月后,他繼續化身耿直boy,公開炮轟賈躍亭的生態是假生態。“生態這個詞被某一位賈先生給弄壞了,現在大家都不敢說生態這個詞了。我一直認為賈先生的生態是假生態,因為生態不是一家公司的七八個事業部就能做出來的,那叫產業鏈。生態是在你創造一個環境里,有大的合作伙伴,有小的開發者,就像有大樹有小草,有喬木有灌木。大家都能夠茁壯成長。”

今年4月,周鴻祎被媒體問及如何看待有人把自己與賈躍亭相提并論,“你們可以說我像任何人,但絕對不像賈躍亭”,他直言,真正的生態首先確保自己的核心產品做好,其次帶動周邊也做得很好。

“樂視做的事情,不叫生態,叫產業鏈通吃,什么都想自己做,這是完全不同的。”在周鴻祎看來,一家公司不要產業鏈通吃,核心技術和產品自研就行,產業鏈其他環節可以通過投資方式進行布局。他坦言,小米生態鏈模式可能更適合360。

給你講個笑話:賈躍亭至今仍對“生態化反”念念不忘

除了賈躍亭依然對生態化反充滿迷之自信讓人大跌眼鏡之外,華夏時報記者在與FF一位中國籍高管交流得知,備受關注的FF91預計在2020年年中正式量產,售價大約25萬美元,折合人民幣173萬元,目前最大變量是資金壓力。我給大家劃下重點:量產、資金、定價。

先說量產,FF91量產一再跳票,從最初承諾的2018年第四季度到2019年第一季度再到現在,量產始終沒有下文。5月初,FF透露,FF 91在產品開發上穩步推進,已全面進入量產前的最后準備工作,這預示著其距離量產交付只有一步之遙。其實,FF也曾在2018年最后一天與恒大和解后作出相同表態。

如今,FF高管道出實情,相當于打臉FF官方,所謂的“一步之遙”竟然還需再等1年,說白了就是量產又雙叒叕推遲,我也是醉了。即便賈躍亭和FF員工等得起,投資人、合作伙伴(九城)、潛在用戶未必等得起。換言之,FF91越晚量產,FF處境就越不利。

然后說資金,缺錢一直是FF的常態,去年下半年與金主恒大分道揚鑣,使其陷入資金困境,一度處于停擺狀態,不得不大幅裁員降薪。5月初,FF宣布獲得美國商業銀行Birch Lake領投的2.25億美元債權及信托融資,加上此前九城500萬美元首期定金到賬,代表其緩解資金困境迎來重大轉機,在后者支持下,FF建立了一個多渠道的融資計劃以保障后續股權融資順利進行。

FF還表示,將由Stifel Nicolaus&Co.作為財務顧問進行股權融資計劃,已和多個投資方進行接洽,預計將于今年第三季度初完成股權融資計劃。同時,FF與其獨立估值顧問Houlihan Lokey合作并確定了FF的技術價值最高達12.5億美元,其中包括知識產權的總體價值。

如今,距離FF預告的今年第三季度初完成股權融資計劃僅剩1個月左右,FF并未披露最新進展。對于其能否如期完成股權融資計劃,我個人持悲觀態度,畢竟FF虛張聲勢、釋放煙霧彈(曾傳印度塔塔汽車入股FF但遭否認)早已不是一兩回。

最后說定價,FF91定價高達173萬元,遠超蔚來ES8、國產版Model3,用戶接受度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拋開市場競爭因素不談,光賈躍亭這個名字,就很難讓用戶放心購車,因為他早已信用破產,且FF91量產一波三折,即便FF91實現大規模量產,有購車意愿的用戶也難免擔心后續維修、質保可能會出幺蛾子。

畢竟,目前FF并未證明自身在交付環節擁有不俗的實力。“以前我認為研發和制造很難,交付不是很難,但現在發現交付的難度遠遠比造出幾百臺要難。”小鵬汽車掌門人何小鵬一席話道出了造車新勢力面臨的共同難題:批量交付,而FF同樣面臨這一難題。

退一步講,即便FF91實現大規模量產,也不意味著其宣告成功,相反挑戰才剛剛開始。當173萬元的FF91正式登陸國內市場后,銷售渠道、體驗中心和售后服務的建設將成為FF、九城繞不過去的坎,不僅需要真金白銀的投入,還需要與時間賽跑。一旦FF91全面開售后,只有少得可憐的體驗中心供用戶現場咨詢、體驗,那就尷尬了,而負責合資公司經營的九城優勢在于互聯網用戶運營,線下渠道的拓展和維護是其薄弱環節。

當然,FF還面臨激烈的市場競爭。一方面,FF說服用戶接受FF91的高定價可能面臨吃力不討好的尷尬局面,2017年12月發布的蔚來ES8售價44.80-54.80萬元,突破國產車的定價上限,已經讓不少用戶感到不適,而FF91定價3倍于頂配版ES8,讓用戶愉快接受無疑將是個巨大挑戰。

另一方面,智能電動汽車先驅特斯拉正加速國產化,不可避免給蔚來、小鵬汽車等造車新勢力帶來一定沖擊,FF同樣無法幸免。如何抗衡強大的特斯拉,將成為擺在賈躍亭面前的一道難題,必須拿出強有力的應對舉措,否則可能會在正面交鋒中敗下陣來。

一言以蔽之,目前FF處境并不樂觀,留給賈躍亭的時間和機會已然不多,且行且珍惜。講真,我再也不想聽到FF釋放所謂的利好消息,別成天整那些虛頭巴腦的,有本事就盡快讓FF91實現量產交付。

聲明: 本文由入駐維科號的作者撰寫,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場。如有侵權或其他問題,請聯系舉報。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pc28am参考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