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糾錯
加入自媒體

工業互聯網驅動制造業跑入“智造”賽道

智能科技是引領新一輪變革的關鍵力量,對科技進步、產業變革、經濟發展等多重領域將產生重大而深遠的影響。在日前舉辦的第三屆世界智能大會第二屆工業互聯網發展峰會上,多位專家表示,在傳統產業領域,工業互聯網產業生態正由“制造”向“智造”轉變。盡管面臨使用成本較高、網絡安全風險及人才缺失等瓶頸,但前景依然被看好。

智能科技賦能制造業轉型升級

“未來已來,將至已至。”這是本屆世界智能大會上參會嘉賓的普遍共識。人工智能已成為科技發展、社會進步炙手可熱的助推器,向各行各業不斷賦能。它除了扮演經濟新動能的角色,還不斷賦能傳統產業,使之迸發出新活力。

“有了它,企業可以實現對焊接車間的遠程管理。”在大會現場,一款由唐山松下產業機器有限公司開發的智能焊接云管理系統吸引了不少觀眾駐足觀看。展區負責人胡肅華介紹,這套焊接系統除了代替人手外,還可代替人的眼睛,“一旦出現突發狀況,系統可以第一時間將警報發到管理人員的手機上。”胡肅華說。

這是智能科技在制造業應用的一個縮影。近年來,智能科技不斷進階,在制造業轉型升級方面持續賦能。中國工程院院士譚建榮指出,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市場需求由過去的批量化生產轉變為定制化生產,人們的消費需求從大眾化轉向高端化。過去的勞動密集型生產已經無法適應新環境。為此,越來越多的企業選擇依靠數字化、網絡化和智能化實現制造企業的轉型升級。

“互聯網不僅讓中國制造業取得長足進步,也給世界制造業帶來了巨大變化。”在峰會現場,美國工業互聯網聯盟執行董事理查德·索利分享了他所經歷的工業變革:“1980年,編程語言和工廠其它計算機沒有連接,想從操作系統的數據進行分享,需要重新輸入到信息系統。”當時的難度可想而知。而如今,工業互聯網加速增長,實現了轉型升級。

全球汽車業增長陷入疲態,智能科技則在重新激活汽車市場,無人駕駛正是其中的利器。“傳統汽車業正在經歷轉型再造。”天津艾康尼克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畢福康說,無人駕駛、智能網聯車讓汽車行業的未來之路越走越寬。在智能科技助力下,車與人之間的距離更近了。

事實上,目前我國工業互聯網市場發展迅速。有數據顯示,我國工業互聯網市場規模有望保持每年18%的復合增長率。至2020年,達到近萬億元。

“工業互聯網作為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工業系統全面深度融合的產物,是制造業實現強筋壯骨的催化劑,在催化制造業轉型升級,由制造向智造轉變中發揮重大作用。”作為大會主辦方,天津寶坻區區長毛勁松介紹,大會期間寶坻先后簽約華潤工業4.0、第一產業集團寶坻智慧物流園等七個項目,用智能科技再造工業,使產業鏈條越來越完善,制造業發展底蘊越來越厚重。

多問題凸顯亟待破題

雖然當前工業互聯網發展勢頭正勁,但在與會嘉賓看來,相比互聯網在社會生活領域的大面積滲透普及,并得到公眾好評,工業互聯網要想真正推廣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首當其沖的是,人工智能在工業領域的實際使用成本依舊較高。碼隆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黃鼎隆說,現在的人工智能是一種監督式的學習,它要求所有數據都是帶標簽的數據,這使得人工智能算法的實際應用成本較高,“比方說,需要很多人收集大量圖片以及標注圖片,而且要標注得非常準確,從而導致實際應用成本非常高。”

安全問題一直是人工智能產業繞不開的話題。在大會上,360董事長兼CEO周鴻祎以近期發生的波音737MAX墜機事件為例,談到了人工智能帶來的潛在風險。

他指出,系統設計得再完美,一旦傳感器出錯,就會影響飛行控制系統的判斷,繼而“犯錯”喪失控制權,“將來在無人車、無人工廠、無人碼頭、無人港口等諸多無人值守的系統里,大家都應該思考,在沒有很大把握的情況下,一旦傳感器數據可能出錯被污染,我們應該把控制權交給誰?”

除此之外,人才缺口也是痛點。天津啟誠偉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宋立紅說,一個大專畢業的技術工人有時比一個名校畢業的碩士生更珍貴,“公司的調試測試工程師和銷售工程師兩個崗位,常年缺口20多人,即使拿出高薪也招不到人。”

此前,國家統計局相關負責人指出,企業急切需要的技術人才短缺的現象嚴重,無論是沿海還是中西部地區,部分企業都發生了新型人才短缺的現象,近年來技能勞動者求人倍率一直在1.5以上,高級技工求人倍率甚至在2.0以上。

“對我們來說,工業互聯網最大的挑戰不是技術,也不是錢,而是人才,我們很難找到合適的人才,有時陷入請不起留不住的怪圈。”富士康工業互聯網副董事長李杰表示。

漸入佳境須杜絕“孤島式”發展

智能科技在諸多領域有著強大的感染力與驅動力,工業領域自然不例外。與會專家表示,要真正使工業互聯網普及開,多方合力是關鍵。

恩梯梯數據(中國)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副總經理王爭說,雖然現在各企業都會制定各類協議,但是這些協議之間并不兼容,導致很多“孤島式”應用的出現,這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了人工智能應用成本較高的“元兇”之一。“如果在協議層上統一起來,這樣才可以將各種各樣的工業設備以及生產過程的數據比較順利地采集上來,從而在設備的互聯互通方面產生更大飛躍。”王爭說。

智能時代的到來,也會給社會公共數據安全、隱私保護,以及人身安全造成一定影響。大數據是人工智能的技術,它在為社會帶來精準服務和個性化便利的同時,也在收集和分析著個人隱私數據及行為偏好。因此,應該運用明確的制度和法律對其進行保障。

針對社會擔心的安全問題,政府部門人士在大會上表示,在研究開發人工智能技術時,就一定要把安全放在首位,運行安全是所有智能系統當中能夠一票否決的決定性因素。“例如,研發自動駕駛技術,首先就要關注駕駛員、乘務員和行人的安全,把保障安全的功能放在科技創新的首位。”

對于人才缺口,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副校長藍欽揚給出了“新加坡經驗”。他介紹說,新加坡通過構建“三重螺旋模型”式的人才培養模式,在進行基礎研究的同時兼顧跨學科研究,同時邊進行人才培養邊進行產品的商業化運作。

“工業互聯網是未來的發展趨勢,而且是將來產生眾多獨角獸企業和頭部企業的領域。”在愛波瑞集團董事長、制造業國際聯盟執行主席王洪艷看來,我國很多企業抓住了互聯網的機遇,成就了互聯網最大的應用市場,并產生了以百度、阿里巴巴、騰訊為代表的知名企業,隨著工業互聯網不斷滲透,傳統工業發展的遠景同樣可期。

聲明: 本文系OFweek根據授權轉載自其它媒體或授權刊載,目的在于信息傳遞,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版權以及其它問題的,請聯系我們。

發表評論

0條評論,0人參與

請輸入評論內容...

請輸入評論/評論長度6~500個字

您提交的評論過于頻繁,請輸入驗證碼繼續

暫無評論

暫無評論

文章糾錯
x
*文字標題:
*糾錯內容:
聯系郵箱:
*驗 證 碼:

粵公網安備 44030502002758號

pc28am参考结果